男神和对家[4]已更新完毕//男神和对家[5]明天争取更新//妈妈我不想再萌RPS了啊!可是你看他们一对两对怎么都那么可爱!

【Warren/Kurt】Come Closer to Me[1]

又名:似乎有点喜欢的人一直耿耿于怀我害他受了重伤该怎么办 急 在线等

一句话的summary:几次Kurt来找Warren都以仓皇而逃告终,最后一次,他成功地待到了第二天清晨

平心而论,Warren还是有点儿喜欢Apocalypse的。

当然,对于他那种种毁灭世界的行为,Warren是持保留意见的。然而他不得不承认,Apocalypse甫一见他便大手一挥表示“儿啊,爸爸送你一套新装备不要太谢谢爸爸哦么么哒”的行为很是让他欣喜——何止是“欣喜”呀,在刚换上那套自己已憧憬了整个少年时期的朋克装束时,要不是刚长出来的四翼金属翅膀还不能被完全掌控,Warren激动地简直想要飞上天高呼三声“天启爸爸万岁!”

四翼金属翅膀。嗯,Warren觉得如果世上有一个名为“古往今来最帅变种人”的榜单,自己一定能凭借它轻松登顶。

自恋鬼。

嘿,我才不自恋呢。Warren有些心虚地翻了个白眼,我只是从心底里爱我的金属翅膀。

天呐,我真没想到你对你的翅膀感情这么深厚,我以为你会更喜欢你原先的羽翼。真抱歉你就要失去它了,快和它道个别吧。

什么?你是谁?还是说……Warren有些发懵,难不成是他伤得太重,身体下意识产生了另一个人格来保护主人格,而现在这两个人格正在对话?

你真是太可爱了。我想,既然你有这么多的疑虑,或许你应该试着睁开眼睛,自己亲眼瞧瞧,然后等你恢复得差不多了,再亲自去寻找你昏迷的这段时间里都发生了些什么。我得说,Warren,在你受伤的这段时间里,这个世界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要知道,从前……

好吧,现在Warren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自己的身体没有非常贴心地给他一个第二人格供他在无聊之时排解苦闷,毕竟他相信对他忠诚十分的身体是绝不会派给他一个如此令人心烦的人格。

我可听得到哦。说真的,你真该睁开眼睛来,瞧瞧是谁来看你了。

好吧好吧。Warren有些不耐烦地睁开眼睛。许久未见光的瞳孔忽地暴露在日光下,有些不大适应。他眯了眯眼睛,成功地捕捉到了视线中一只略微发颤地蓝色小恶魔。

“是你?”请告诉我这沙哑的声音不是我的。

“可惜这就是你的。”这令人感到莫名熟悉的声音是……Warren的脑海中开始出现大块大块紫红色的几何图案,然后它们顺着半圆形的轨道[1]前进,再前进,最后逐渐形成了一个——造型奇丑无比、配色极其奇葩的头盔。

是Magneto。Warren的大脑大概只用了零点几秒就将这呼之欲出的答案从成千上万的记忆中挖掘了出来。

“Erik,此时此刻我是多么希望你也是一名心灵感应者。”这带着笑意的声音,不正是之前在自己脑海里捣乱的那个么? 

“所以我,现在是在哪?”Warren将头偏向那个声音的来源,不知怎地,在他心中,相较于前队友Magneto,似乎这位从未谋面的唠叨变种人更值得自己信任。

“感谢你的信任,Warren。你所在的地方是泽维尔天才青少年学校的医务室,我是Charles Xavier,不过比起我的名字,我更愿意你称呼我为Professor。”那位有着如天空一般美丽的蓝眼睛的光头说话了。 

“光头。好吧,该死的Apocalypse。”Professor嘟囔着,不甘心地伸手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脑袋。

Warren的笑声刚诞生不过几秒,就立刻被身体某处剧烈的疼痛所扼杀。这时他才感到自己的四肢百骸像是被系在了数百架即将驶向四面八方的马车上一般。疼痛蔓延了全身。他发誓,在柏林搏击俱乐部被那个蓝色的小家伙按到电网上时所承受的伤痛、天启爸爸为他换上新装时金属翅膀无视肌肉的阻碍硬生生钻出身体的痛楚、从高空中坠落在地上承受着万斤重物之痛,都不如此刻来得剧烈,就好像,就好像有人在故意折磨他一样。

“Erik.你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快别这么做了,好好把Warren的金属翅膀从他身体里取出来。”Charles略带责备的语气令Warren立刻弄懂了那剧痛的来源。 

Magneto——他尊敬的、在最后关头倒戈的前队友,竟然因为自己对他老友无心的一句吐槽而怒火中烧,趁着取出金属翅膀的关头报复。等等,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呕。”Warren盯着Magneto,装出一副呕吐的模样,由于他的动作幅度着实有点大,又因Magneto被揭穿了在心底埋藏已久的秘密,此刻情绪显然有些不好,扯动了伤口又得到了私人恩怨的报复,Warren的身体愈发痛了起来。

“老天。Erik你能像个成年人一样吗?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明天我还是让Hank先给Warren打一剂麻醉再治疗好了,省得你们两个再像小学生一样幼稚地争吵。”Professor对着Magneto说道,语气中隐隐有些怒意,“哦我感到十分抱歉,Warren。不过翅膀的事情,你如果感兴趣的话,毕竟你对它感情深厚,你可以问问Kurt。我想第一个找到你的人在这件事情上应当是最有发言权的吧。”语毕,Professor便偏头看着Magneto,后者心领神会,先前放下的手再一次微微抬起,操控着轮子全部由金属制成的、Professor的轮椅离开了房间。

现在,这里终于成了天使与恶魔共辖之地了。

虽然他们距离他们的祖先——真正的天使与恶魔的年代已太远,名字亦不过是个代号而已,然而你必会点头同意代号力量的伟大——正如现在那镌刻在血液中的“天使与恶魔永不为伍”的铭文正在以一种奇妙的形式将二人分隔在一间房子的两端,中间隔着的似乎不是熹光照射着的木地板,而是从天堂至地狱的万丈深渊。而那只不知是可悲还是可笑地信奉着上帝的恶魔,正盯着窗外树木投射在地上的斑驳光影,毫无开口的预兆。Warren也觉无聊,开始饶有兴致地盯着那小家伙有些过长的蓝黑色额发,细致到在旁人看来他似乎正专注地研究那上面的每分每毫。

小魔鬼似乎是在等着自己开口。Warren忽然想到,毕竟他是那么的羞赧。Warren还记得在搏击俱乐部、在开罗金字塔入口处,两次,自己曾两次抓住他的尾巴,而每次那根蓝色的、恶魔般的尾巴的主人都会惊慌失措地逃走,徒留下一团蓝黑色的烟雾提醒自己一切曾发生过。不过他也太有趣了些,在开罗的时候,竟然忘了自己还拽着他的尾巴,次次瞬移都捎上了那个害他仓皇而逃的始作俑者。 

还是没有人开口,房间安静地过分。玻璃窗外似乎是一片广袤的草坪,Warren能感受到,那些年轻的、活泼的灵魂在这片属于他们的极乐天地中自由地生活着——一如他能感受到小家伙身体轻微的颤动。

他好像有些怕我。Warren得出结论,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地撇了撇嘴,似乎对这一事实感到十分不满。虽又不忍打扰这岁月静好的片刻,可厌恶孤独的他迫切地想要说话、交谈,迫切地想要听到那夹杂了浓重德国口音的英语、他的声音。

“所以……你的名字是Kurt?”Warren有些紧张地问道。该死,我刚刚怎么忘了请Professor为自己倒杯水呢。

“是Kurt Wagner,先生。”Kurt回答道,视线依旧倔强地固定在地板上,不肯向Warren所在的地方移上一丝一毫。

“先生?”Warren轻笑着重复了Kurt先前说的那个单词。兴许是口音的问题,这个词从自己的口中说出就是有些不大对劲,远没有那德国口音来得可爱。

“哦天呐,我怎么这么蠢。”Kurt有些懊恼地锤了锤自己的脑袋,相信我,如果Warren不是受了重伤,他会立刻从床上跳起,枉顾自己是否着装整齐,飞向那个小家伙,然后轻轻地、轻轻地揉揉他看上去手感很好的头发,“那是我之前,嗯……在马戏团生活的时候留下的习惯,是不是很奇怪?”很好,他终于愿意看着我了,虽然去掉那个愚蠢的带着歉意的笑容会更好。

见Warren不出声,依稀记得Professor提过他的出身的Kurt生怕他不懂何为“马戏团”,便急忙张嘴解释道:“马戏团就是……”

“Wow, wow, wow不用你提醒的,我知道什么是马戏团。”似乎发现自己说话的语气有些不对劲儿,Warren慌忙企图将话题转至二人共同经历过的事情,以寻求更多的聊天时间,可惜的是,他似乎忘了二人此前的共同经历里似乎没有什么是适合在此刻被怀念的,“所以,你还记得在柏林那个拳击俱乐部吗? ”

Kurt闻言,惶恐地看着Warren,怔愣了一会儿,尔后砰地一声,再一次,又一次地在Warren面前消失了,只留下一句“Sorry”飘散到风里。

早知道我就等病好了再去和他说话了,现在受着伤看上去一定很可怕吧,所以才会把他吓走。

哦不不,我相信Kurt一定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走的,事实上,他选修的一门课马上就要开始了。

Professor,你还没走?

我早就离开了,现在只是路过而已,对,路过而已。

“呕。”隔着门,Magneto那有些过分夸张地声音也依旧可以被听得一清二楚。

TBC

讲道理...已经有大概一两年的时间没有写过中篇同人文章了orz希望各位姑娘看得愉快wwwww有什么设定啊语句啊走向啊之类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评论提出!

评论(13)
热度(74)

© 微伊 | Powered by LOFTER